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党建与文化 信息公开 社会责任 招聘信息 网站群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基层动态 > 正文

前行在高温高压下的脚步——航天三江重工法甲联赛生产车间班组奋战高温侧记

发布时间:2020-08-28    信息来源: 航天三江

高温,高温。高温!近段时间,荆楚大地频频发出高温橙色预警。

空气在颤抖,仿佛天空在燃烧。此时的荆楚大地,每天明晃晃的太阳高挂在头顶,仿佛擦一根火柴就能点燃大地。就是在这种天气下,在法甲联赛防暑降温措施的保障下,航天三江重工法甲联赛生产车间工人共同演绎了一曲“与时间赛跑、同高温抗衡”的奋进者之歌。

脚步停不下

“留两个人继续砸销子,其他的人去吃饭,吃完饭再换着砸。”早已过了吃午饭的点,装配班班长陈非一声令下,班组成员才摘下手套,陆续去食堂吃饭。

整个下午,没有看到谁休息,大家都紧张地忙碌着。“这台车从装配到发运时间紧,我们必须要争分夺秒。”班组成员几乎都是这句话。

“班长,这个斜梯的孔位螺丝穿不过去,你来看看吧!”“班长,这个安装方法我没有把握,你来指导一下。” 听到班组新入职成员求助,陈非马上赶了过去,指导他们如何合理装配。

在363吨矿用车桥壳装配时,每个销子的重量都是100多斤,有的孔和轴是过度配合,需要把销子存在冰柜里,然后用吊车配合叉车把孔位对压再用火加热到一定温度后,马上把冷柜里的销子快速放到孔的上端,再使出浑身力气往里砸,每安装一个销子,几个人的工衣都会像水洗了一样。

“你们总得休息一会儿啊,害得我也陪着你们到现在连口绿豆汤都没有喝上。”看着装配班的爷们一个个累的汗流浃背、脚步沉重,配合吊装的吊车女工免不了打趣地说。

5人三组行

“彤彤,过来给我帮一下忙,把管夹打上。”在363吨矿用车侧面,液压班潘斌吆喝了一声。

“好的。”刚入职不久的张彤彤一路小跑来到车前。

由于班长前往矿区担任保障任务,液压班在家里就剩5名战斗员。为了完成任务,代理班长张海登采用“1.2.2”工作打法:他自己处理日常和协调工作后单兵作战,其余4人分成“2.2”组合,每天与时间赛跑。

每天穿着湿漉漉的衣服感觉很舒服,但何军却说“只要完成任务这都不算事儿。”谢錡也说,“这就是通关打游戏,不就是湿了个身嘛,感觉挺爽很充实。”

遇到大件物件装配时,5个人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活,汇聚一起集思广益,互相打气彼此鼓舞,并各自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共同解决难题,在装配完363吨矿用车后,又马不停蹄辗转到80吨支架搬运车战场。

张海登说,“别看80吨支架搬运车这伙计小,可一肚子的古灵精怪,尤其是硬管部分,363吨矿用车都得敬他三分,不可小觑。”何军和潘斌也都开玩笑地说,“谁让这伙计偏偏加了个‘特种’两个字,还真的和其他车不一样。”

烈焰炼金钢

焊接是特殊工种,每天穿戴厚重的防护设备,与烈焰较量,与高温抗衡。

8月10日,在363吨矿用车车架焊接现场,高温达到了45℃以上。因为烧焊的时候不能吹电扇,吹电扇的话会影响焊接成型和焊接效果,因此焊接工人的护目镜上总是布满水汽,脸上汗液不断流动。

上手容易,焊好却难,焊出精品更是难上加难。363吨矿用车各零部件的焊接,其中结构复杂、标准较高、对工艺要求精益求精的任务,通常都由班长陈俊军等老师傅带头完成。

“这是我们的工作。既然选择了这一行,无论条件多么艰苦我们都得完成任务。”陈俊军取下面罩,用手摸了一把脸,一甩一手汗,但他仍然显得十分淡定。

在生产现场,两台363吨矿用车车架上面,焊接工人绑着安全戴、手持电焊枪忙碌着,周围已是被飞溅的焊花包围,焊接不一会,人人都是满头大汗,身上厚厚的工作服几乎看不到一缕的干爽。

“这样的天气,就算是不干活,也是一身的汗。虽然温度在不断攀升,但任务总是要完成的,否则也对不起自己的岗位。”陈俊军说。

首次倒大班

由于363吨矿用车交付紧迫,许多零部件加工必须提前完成,机加班班长王杰提议在班组开启倒大夜班节奏。

每班12小时工作制,实行24小时人停机不停的工作模式,倒大夜班在机加班从未尝试过。最开始的时候,王杰觉得对倒大夜班组员应该会有一些不太情愿,毕竟大多数组员的孩子都比较小,可想不到他的提议得到了组员的一致认同,这使他对按时完成繁重的363吨矿用车零部件加工任务更加有了信心。

由于是首次倒大夜班,为了安全起见,王杰主动承担了大夜班作业,与他一起留守大夜班现场的还有新员工沈子康。看着不断打着哈欠的沈子康,王杰叫他先去旁边休息一会,等到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再干活。“班长没事的,第一次还有点不太适应,但我一定可以适应的。”沈子康揉了揉眼睛回答。

带着满满的信心,以及一股子坚韧和坚强,在班长不断鼓励下,沈子康终于熬住了上班以来最艰难的一夜。“小沈,好样的,第一个大夜班终于挺住了。”当第一缕阳光透进车间,王杰不由得对满脸疲惫的沈子康夸奖了一句。

通宵追节点

“周师傅,无人驾驶项目首台剩余配件已经到位,明天12点前必须发一台套电气箱、配电箱和6根外部线束总成”。就在下午下班前,电装班副班长周建军接到了部门下达的任务。

“范海霏负责图纸和下线,邓晓春负责压接线端子和打标识号,我和夏均安负责接线。”周建军紧急布置,立即组织“生产突击队”。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,时间一分一秒的逝过,不知不觉中时钟已嘀嗒转到了凌晨两点。

“这几处图纸与下线表不对;这个电气件装配不到位;这个DC/DC是新配件不知道怎么接……”就在任务进行到五分之二的时候,生产现场突然全部“短路”,后续工作无法正常进行下去。

看着大家焦急的眼神,紧跟生产现场的设计人员洪维、工艺人员王攀站了出来,对技术难点问题逐一迎刃破解。

节点一步步逼近,东方一寸寸发白,如果按照前面节奏,很难在预期时间内完成任务。“两个人一组。一组负责实际操作,一组负责看图、报告接线位置并检查接线的准确性。”工作思路调整后,终于提前两个小时完成所有产品的交检工作。

奔跑骄阳下

环厂路,碎石路,泥泞路,上坡下坡……随着朝阳起步,伴着夕阳停足,偶尔也要跟着深夜的微风回家。这就是调试班调试司机的一天。

没有电扇,没有空调,一天下来,皮肤晒得黝黑,也有点灼热,还有脱皮后的隐隐作疼。“烧烤”从早上太阳升起开始,伴随马达的轰鸣,一天就这样围着产业园来回奔跑。偶尔也走出驾驶室,看到车辆沾上了灰尘,拿出一块湿抹布给车辆擦个澡再上路,而自己像水洗一样的工作服却顾不上换一换。

看到衣服透湿的调试司机,车间领导时不时会在群里多提醒几句:天气太热,注意安全,适当的时候还要下车休息休息,千万不要中暑了!对来自领导的关心,调试司机们总是打几个“哈哈”。

“一天在产业园要呆10个小时以上,跑车也得七八个小时,感觉真的有点累,但想着车辆能按时交付,心里觉得也就值得了。”班长王鹏说。王鹏的想法,或许就是班组成员的想法,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:拼搏奋战,牺牲小我,全面夺取疫情防控阻击战和科研生产攻坚战的“双胜利”。(文/应福根)

【打印】   【关闭】

   
友情链接:
  监督举报 科技期刊

Copyright?2018版权所有 法甲联赛 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

网站运维:法甲联赛新闻中心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:100048